service phone

Design Works 2

service phone

国潮的下一波是新中式吗?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2-08-03

  html模版国潮的下一波是新中式吗?

因为《中国有嘻哈》这档综艺,2017 年被称为中国的“嘻哈元年”。该节目结束的几个月后,四个中国品牌借助天猫在纽约时装周搭的场子,以非常潮流的形象首次大规模、大声量的在国内出圈。几乎同时,《这就是街舞》第一季开播,就如之前的嘻哈一样,这种原本小众的街头文化为大众娱乐业引流。

嘻哈要唱本土味,街舞要融国风,潮牌自然得出国潮。

在被称为“国潮元年”的2018年,国潮的阵仗实在太大了。除了天猫带品牌出海,唯品会也带了几个去伦敦时装周。更具国潮“普世意义”的应该是天猫牵出了一大批“奇形怪状”的国潮联名,消费者可以买到老干妈头像和云南白药字样的卫衣,组合越潮越怪,越怪越潮,而且必须配合视觉冲击力强、带有中国元素又很鬼马风格的海报。

这种无厘头跨界大大提升了广大消费者的潮流耐受度,以至于后来皮炎平、马应龙出口红,亚美优惠多一些,也见怪不怪了。

设计师品牌主理人周子翔在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未来带有中国元素的服饰应该会往两个相反的方向走:“一种是很复古的,原汁原味儿的汉服;另一种是经过改良的,走进现代生活的中式。这两种,目前来看都有市场”。

四年过去了,确实如此,汉服几乎成为每个旅游景点的必备点缀,人们不再对街头穿着汉服、喝着咖啡的小哥哥小姐姐侧目;另一方面,更加日常、不张扬、有品质的中式服装兴起。他做的正是第二种。

周子翔是中式品牌“花木深”的联合创始人,从2015年创牌开始选择了实穿性比较强的方向,该品牌的发展历程与今天新中式风格的发展脉络具有很强的一致性。

国潮的下一波是新中式吗?

也许从周子翔的采访中能窥探一二。

专访

在大学期间,周子翔与刘晏利就开过服装店,一个月能挣8000块,之后一直创业,先后做过针织类的OEM品牌,创立过一个在8家A类商场开店的Mood For Mode(上海大悦城、杭州武林银泰等)。

对于早年品牌不算成功的状态,他俩总结是因为没有搞清行业状况:“冒失了,别人这么干(在大商场开店)是为了加盟代理,我们是想做直营。没名气又不刷单买业绩,注定在这种A类商场干不下去,算是交了两年学费”。

俩人坐下来商讨,还做不做服装,做什么类别的服装。

2015年,奢侈品在中国市场依旧繁荣但已经过了鼎盛时期,本土设计师品牌正蓬勃发展,单价高、设计感强是这类品牌的基本特质。

他们分析了一圈市场,觉得中式风格是蓝海,而且对于本土设计师来说更有信心,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行业呆久了就想升华,大学时接触的都是西式、韩式、日式,连波西米亚都能来一个风格,中式大多是老年人油腻专属,不甘心。反正做生意都是九死一生,那不如做自己的风格”。

于是,他们整理了团队,留下对中式同样感兴趣的同事,创立新品牌。既不想用英文或者音译的品牌名字,又觉得用设计师个人名不够中式底蕴,刚好俩人都喜欢唐诗《题破山寺后禅院》,便用其中“禅房花木深”的“花木深”为品牌名,有意境。

“小而美、沉下心,这两个老气横秋的词就是我们的方针”,周子翔说。

“不老气、不油腻”是他对“花木深”的描述。

不老气好理解,什么叫不油腻?

我猜是指不造作,不刻意,同时不会太程式化,这样才能更好地融入日常生活。

这样的外观与2018年国潮最蓬勃时的典型设计差别非常大,没有过度的潮流感,也不夸大设计感,不跟穿着者抢视觉份额。

早期的中式服装偏板正,尤其传统旗袍类,场合感很强。还流行过另一种披披挂挂的棉麻中式风格,后来被中式仙女风取代。流行产生变化一定是满足了穿着者的需求变化,穿得更舒服是近五年的大需求之一。

于是,这种穿起来保留了舒适性又能紧能松的中式服装符合当下很大一部分人的需求。

国潮的图案大多强调视觉冲击,常常通过矛盾性的搭配去呈现,新中式维系着和谐美感,但尽量保留稍许的特别。

比如飞上肩头的刺绣燕子垂了长长的流苏尾。

比如装点了传统图案腰带的西装;

比如不对称的小面积刺绣;

比如刺绣花团簇拥的超长袖口;

比如带泼墨效果的风景图案西装。

显然,这类服装对原创图案有着很高要求,上图这款西装的水墨印花面料就来自品牌方的原创插画。他们自行开发了不少面料,除了有面料设计师还配备了插画师。

局部

许多图案看着面积不大,但从美术的角度来说较为考究。

看到上面超小的熊猫了吗,好可爱

“花木深”正是在那年10月首次参加上海时装周,发布了2019春夏系列,灵感正是来自唐诗《题破山寺后禅院》。

从这场秀开始,品牌邀请了被誉为“苏绣皇后”的姚建萍及其艺术团队参与创作。于是,品牌结构有了层次上的变化,除了常规款,还有时装周款,以及姚建萍联名款。

“花木深”2019春夏

“花木深”2022春夏

时装周款基本都是重工礼服,销售上有局限性,于是品牌将时装周款增加了衍生款,有的选择相同图案的面料,秀款增加了手工钉珠等装饰细节,日常款则以印花为主,另外,提取秀款出彩的刺绣图案用于日常款中。

来看下时装周款与衍生款的对比:

与姚建萍联名的苏绣款则放大了工艺美,绘画性和装饰性都很强。

所以,“花木深”产品线的价格跨度很大,多数日常款不超过一千,现在店里卖得最好的一件醋酸上衣卖670元,性价比较高,普通的时装周款两三千,联名手绣高定款几万不等,苏绣联名普通款一千多。相对于动辄几千的设计师品牌,定价一直不算高。

关于“花木深”更详细的成长历程以及行业变化,我专访了周子翔,他的回答很是详尽,以下内容用问答形式呈现更适合。

Q&A:

文刀米:能否介绍一下公司规模以及大致架构,尤其是设计团队?

周子深:我们公司有34个成员,分设计部、板房、样衣间、生产部、质检部、运营部、仓库。别看小,开会吵架能量大着呢。

设计团队由我媳妇(刘晏利)主管,她的团队还有三位设计师、两位面料开发、一位插画师、两位版师和样衣工。

插画师画的图

文刀米:看您微博,设计部经常去探访传统手工艺坊,大概去了哪些地方?有没有什么让你们难忘的经历或者传统技艺?这类探访有没有转化成设计?

周子深:从2016年初也就是“花木深”的第二年,设计部开始固定探访传统手工艺坊。起初从上海周边开始,比如南京、苏州、嘉兴等,去探访了云锦、罗、缂丝、苏绣、蓝染。之后探访了湘绣、粤绣、苗绣以及珠片绣,也有非服装行业的工艺,比如浙江这一些古法的灯笼、油纸伞、剪纸、铁画、年画等等。

参观缂丝工坊

在走访中我们对这些工艺的感情是比较复杂的。

首先是赞叹工艺的精湛,能感受到我们强大的文化底蕴,地大物博所带来的丰富工艺库。

但是也能感受到工艺行业的痛点。 没有市场,传统审美很难打动新的消费者,行业也就凋零,从业者越来越少,而一部分先驱者试着在改变这些传统。但是怎么改,怎么变还能符合原工艺核心精神,这是他们的痛点。

“花木深”服装上的手绣细节

另外,机器替代手工,很多人说这个不冲突,买机器制品的人和买手工的人不是一个群体。确实如此,但会有蝴蝶效应。

纯手工成本昂贵,普通消费者消费不起,机器的成品现在越来越精细,如果是粗略看甚至可以替代,这就导致买手工的人会降低次数。其次机器产品往往更好打理,比如很多手绣用的桑蚕丝线,机器用的化纤线就更好打理,有些绣娘就会说那我也用化纤线来绣,但是一旦失去了手工绣原本的核心,比如劈线,比如桑蚕丝的质感,那么为什么不去直接买更便宜的机器绣呢,所以大家也都有各自的机遇和痛点。

我们工艺类的转化合作有不少,比如与“苏绣皇后”姚老师出的联名款,和珠绣韩老师出了立体绣系列,以及和苗绣非遗传承人杨阿妮老师出了苗绣系列,等等。

“花木深”2022春夏系列的姚建萍联名款

文刀米:如何看待近两年本土时尚市场的中国元素热潮?

周子翔:之前中式一直存在,无人问津。

为啥?

市场层面说:没有需求。

大部分消费者的喜好来自周边环境与自己审美的加持,那么在审美层面,特别是我们服装这个领域,西方主导是我们行业内大家公认的。

行业层面:什么是高级,什么是美,什么样的大片才是大片,今年流行什么颜色,什么面料,什么是好的模特,以及什么是东方,什么是中国元素等等。

教育方面:在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学的都是西方剪裁,审美也看西方的。中国的服装历史课是鸡肋。

舆论氛围:杂志不用说了,2013年之前的杂志没有说中式的吧。

明星层面到现在了依然是在比谁拿到的国际品牌代言多。

中式服装之前出现比例最多的就是主持人,但这些有客观原因,大家应该要理解。

所以不是我们没有话语权,而是习惯于被定义,习惯去接受,而没有主动想去提及的想法。转折点在于国家有钱了,同时重新去审视国际上软实力的重要性。年轻一代是在国家相对富裕的环境下长大的,接受更多信息,同时自己的想法也有了体系,再加上中国越来越多的在国际上展露自己发生了摩擦,以及更多的横向纵向对比之后,消费者更加自信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式在20年前、10年前不能成气候,因为没这个条件。

这时候主流平台开始造势,推中式设计,推国货,推国潮。当政府决定要开始建立软实力的时候,就比一个设计师喊来喊去效率高太多,不是一个层面和量级。时尚大部分时候是从上往下的,哪怕卫衣是从下往上,但是推力最后还是来自上!舆论、明星、街拍、自媒体、博主等等的跟进,消费气候起来了,新的消费者会带动之前的消费者去接受,品牌收益了有钱去开发,良性循环了。

但是这就一片向好了?不是!

服装行业是反复的,循环的。因为是人性,喜新厌旧,不想随波逐流,个性化等等。中式喊了4、5年,太多不是中式品牌的品牌也出中式,各种粗暴的、精美的款式齐头并进,消费者买够了,时尚icon要找新的风格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未来中式可能有了一席之地,但会不断更新、吸纳改良,新的中式、复古的中式,兴许有一天还能在国际上有一定的粉丝。

------------

2018年那一波国潮登顶,2020年之后,传统文化在各行各业渗透得更加饱满,总算不再完全以曾经较为程式化的潮流方式出现,有了更多元的表达。

疫情将生活的轨迹割裂成两个时空。好好生活,想要一个更加温暖的日常,也许是普通大众的隐藏消费需求,也让时尚设计中以往过于追求反差、追求刺激视觉效果的内容有所收敛。

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何更加都市、实用的新中式风格看起来越发顺眼。

近期推送

《李宁,还是安踏?》分析

《张艺谋的中国美怎么又行了?》怎么写得这么好

《用“阴间风格”对抗这个世界的崎岖》一定要看到最后

《押到谷爱凌这个宝,安踏为什么搞这么俗的热搜》

《萌,依旧很值钱》

《“半年内,50多家投资机构找我”》文字访谈录第二篇

《关于Balenciaga的严肃评论:对抗与隐匿的因果》近期最喜欢的时装评论,比较能代表我的水准,哈哈哈哈哈

《“抖音算法欠时尚业一个道歉”》文字访谈录第一篇

《他想用中国创造力抢Moncler、加拿大鹅的份额》值得期待的中国品牌

《Dior爆发史》应该没有别人这么写了吧,我怎么写得这么好。。。

《谁是下一个中国时尚业巨头?》近期最喜欢的一篇分析

《清代第一“潮牌”主理人有多牛》非常小众的宝藏艺术家

《Dior 新秀算抄袭吗?》设计分析

《Balenciaga的审丑与审美》是根据我在中国丝绸博物馆讲座内容修改的稿件

地址:     座机:    手机: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凯发娱乐传媒    ICP备案编号: